东京大学:“教师减负”“学生进步”双赢?

2017-03-16 15:59:18来源:麦可思研究
字号:
摘要:这是在研究导向的日本顶尖大学正在进行的一个在教育方面有利于学生的好的尝试。这种方式在充分发挥各层级学生的力量的同时,也有效减轻了老师的负担。

这是在研究导向的日本顶尖大学正在进行的一个在教育方面有利于学生的好的尝试。这种方式在充分发挥各层级学生的力量的同时,也有效减轻了老师的负担。

东京大学(以下简称“东大”)是日本名门国立大学之一,历史悠久,毕业生的社会影响力大,再加上一个决定需要层层会议讨论、签字盖章等烦琐的行政手续,因此在各种大学改革方面,东大的动作不多也不快。而在新近流行的能动性学习方面,东大进行了比较多的改革,比如仿照麻省理工学院教室建造的被称为KALS的用于能动性学习的教室,比如在教养学院(相当于通识教育学院)成立了能动性学习部门,专门进行与能动性学习相关的支援,比如我所在的部门其中的一个支援高中能动性学习的项目(名为“学习的实验室”,内容是理论介绍、为高中能动性学习实施调研等)。此外,还有虽没有直接使用能动性学习的名称,但建成后将有利于学生能动性学习的正在进行中的图书馆改造计划。本文选取教养学院其中的一项改革,看一下日本最好的大学在能动性学习方面的努力,以及这些改革能给中国大学提供什么启示。

在进入正题之前,笔者先补充两点背景知识。一个是关于东大的本科生教育形式:东大本科生在高考入学时是没有具体的专业划分的。学生被分为文科和理科,然后又各分三级,即文一、文二、文三,理一、理二、理三。在本科教育的前两年,学生都集中在通识学院,接受一样的教育,两年后再考试,进行专业区分。一般来说,两年后的变化不大,比如文一的学生多进入法学院,理一的学生多进入工学院,最受瞩目的理三学生都进入医学部(理三的学生常被日本人认为是全日本头脑最好的高中生的集合)。这种模式原来探讨过,因为不是本文的中心,不做深究。另外一个是关于东大的校区设置:前面提到的通识教育都是在东大的驹场校区进行的。和国内大学一样,东大也有好几个校区,其中最主要的两个是驹场校区和本乡校区。简单粗暴的划分就是,通识教育主要在驹场校区,专业教育和研究生教育主要在本乡校区(不过驹场也有部分研究生院)。此外,东大宣传科等核心行政机构和东大医院也都在本乡校区。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这两个校区的氛围和文化完全不同,我的日本同事甚至戏谑说其实可以分开为两个东大。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东大本科教育的前两年里,文一、文二、文三和理一、理二、理三的学生一起在驹场校区接受通识教育,无专业之分,只有文理之分。下面要介绍的ALESS的相关改革主要是在驹场校区的通识教育学院进行的针对理科生的教育。

ALESS做什么?

ALESS的全称为Active Learning of English for Science Studies。自2008年起,东大所有理科新生都必须修习这门课程。在这门课上,学生不仅要学习科学交流的基础,特别是理科论文结构,还要学会怎么用科学的方法进行实验。从名字就可以看出, 该课程把三个关键词——能动性学习(Active Learning)、英语(English)和科学学习(Science Studies)融合在了一起。

这门课在整个本科课程设置里属于英语课程中的一门。各位读者可能有过英语课上通过小情境对话或者角色扮演之类的学习方式去掌握英语句型的经历,这些都是能动性学习的一种。确实,东大有许多特别会考试、英语读写能力很好,可是不能用英语流利表达的学生,他们跟中国孩子一样靠着“应试教育”挤过了残酷高考的独木桥,因此有提高他们英语表达能力的必要。而这些并不是开设这门课的目的,核心目的在于提高学生运用英语的能力。

举个例子,在开学4至5周的时候,东大生一般都要接触实验课,虽然实验结果还不一定出来,但是可以写论文的引言了。老师会选一些科学论文的引言发给学生,让他们在课内阅读、讨论。其中用于引导讨论的问题设计如下:

1.这里面有哪些已知的科学知识?

2.已知知识里面还有哪些空白?

3.这篇论文的作者进行了怎样的新尝试?

通过这些让学生认识到,科学论文并不是对已有知识的总结或对新收集数据的简单报告,而是为了向其他科学同伴汇报迄今为止的科学研究中没被探明的新发现。这些知识当然可以通过类似“如何做研究”这种方法论的书的形式传达,但是 通过能动性学习的形式,让学生去经历去体验,也就更容易掌握不会忘记,这也应了那句常在能动性学习的宣传口号中被用到的“告诉我的我会忘记,教给我的我会记住,参与的我会学会(Tell me and I forget, Teach me and I remember, Involve me and I learn)”。下文从同伴评议、ALESS实验和ALESS的支援体制三方面来看看具体做法。

同伴评议

“同伴评议”是ALESS这门课的一个特色。比如老师要求学生们写一个引言,下次课时提交两份。在课堂上,老师对要点进行简单说明后,学生们结对互相修改引言。 通过修改别人的文章,学生能够学到怎样用科学的文体写文章,怎样表意清晰。同时,自己没意识到的单词语法错误也可能会被对方指出来。这些很重要,但除此以外,该课程导入此做法的深意,第一个在于, 让学生们意识到,作为科学者用英语写论文的目的,不像高考作文是为了表现自己能正确地用英语写论文,而在于能逻辑清晰地把自己的研究传达给读者。

在提交的两份草稿中,其中一份用于同伴评议,另一份则由老师进行修改。因为任课老师都由母语为英语或有相当于英语母语水平的人担任,同时老师们都有高学历和学术研究背景,所以老师们不单从英语遣词造句的角度,还从论文构造和研究实验设置等角度进行批示。

设计同伴评议的第二个深意在于, 让学生们提前体验合作的过程。理工科学生将来会有很多和别人进行共同研究、共同执笔写论文的机会。在大一就通过该课程让学生们体验这个过程,掌握一定的团队合作及共同完成论文的技能,为以后打下好的基础。这样的做法并不是该课程自己开发出来的,而是参考了许多既有的做法。但该课程有一样独创性的东西:ALESS实验。

ALESS实验

这门课上的学生们提交的小论文涉及的实验都是学生们独自或者以小组形式思考、设计出来的。要在有限的ALESS开课的几周内,在ALESS附属的实验室完成实验并记录下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虽然实验不一定大,但是也要按照正常的科学研究的原则,不是简单地按照实验者自己的兴趣与喜好,不是单纯再现已有的研究实验,而是要依据一定的科学理论,探索现在没有过的东西。到现在为止,学生们积累了一些关于做实验的成果报告,还出了小册子。这些经历想必会对学生们以后踏上科学研究道路有好处。

ALESS的支援体制

这门课是一周一次,一次105分钟。除了课内讨论,课外学生们需要完成前面提到的引言的写作、实验等作业。对于刚刚入学的大学新生来说,这样的学习量还是有些大。虽然学生们遇到学习问题可以以邮件形式询问老师,但实际情况是,东大平均每年招3000名学生,其中一半是理科生,这门课程有15名老师,平均下来,每个老师需要对应100个学生。如果大家同时问问题的话,老师的负担会很大。为保证该课程的顺利实施,有两个支援机构给予帮助。

一个是被称为KWS(Komaba Writers' Studio,Komaba是驹场的日语发音)的地方,相当于美国的writing center(写作中心)。如果学生们有关于论文写作方面的问题或者需要第三方意见的话,可以通过网络预约KWS的tutor(学生助教),进行一对一的辅导。担任tutor的是研究生,英语能力突出,且接受过学术写作训练。另外一个支援中心是ALESS lab,这里除了是前面提到的新生们进行实验操作的场所外,有关实验方面的支援活动也在此进行。lab有实验需要的显微镜、温度计等一些基本的实验器材。此外,如果在实验设计、实施方面有问题的话,可以直接在这里寻求帮助。担当支援活动的也都是研究生,都有实验经验,正在写论文或已发表过论文,可以对新生提供实验技术甚至实验设置方面的实际指导建议。

以上是对东大一项关于AL的措施的介绍,主要是针对理科生的。针对文科生的项目——ALESA(Active Learning of English for Students of the Arts)在2013年开讲。如果说ALESS能带领新生们认清科学实验中的流程,实际体验从实验设计到完成论文并做报告的一系列做科学研究的基本过程的话,ALESA则针对文科生的特点进行了一些独特的设计,比如将重点放在如何提出自己的论点、修辞法的重要性方面。

小结

以上介绍的东大进行的能动性学习相关改革的实践案例,是我觉得做得还不错、值得参考的。除此之外还有文章开头提到的仿照麻省理工学院教室建造的被称为KALS的用于能动性学习的教室、支援高中能动性学习的项目等,之所以选择这个案例,并不是因为我身在东大,随手捞了一个素材,而是我认为这是在研究导向的日本,顶尖大学进行的一个在教育方面有利于学生的好的尝试。 国内大学的能动性学习改革可以参照的内容如下:

1.结合东大学生的特点和东大特色,课程目标设定的立意较高,却有针对性地落实在了切实可行的行动上。教育目标设定常常容易流于口号,使用一些“正确的”废话、空话。该课程如课程名字所示,设置目的在于培养理科生用于科学学习的英语能力。这样针对性就很强,且注意区别于简单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的课程,与东大学生将来大多要从事科学研究及东大是日本顶尖研究型大学的特性相关,强调了对东大学生将来做研究、写论文的基础能力的培养。

2.不盲目求“新”。比如ALESS所采用的同伴评议,这个方法本身并不新,我小时候的作文课上就用过,和同学互相交换批改作文,想必许多读者也经历过。比如tutor制度也并不新,英国的大学教育采用的就是tutor制度,日本很多大学也采用这种形式。ALESS的设计及执行老师也意识到这些,没有一味求新,而是更注重实际执行中的理念、做法及学生们的收获。比如对于同伴评议,即互相修改英语论文这件事,重视的不是简单的英语语法、遣词造句或者文章构造,而着眼于学生们收获到的关于做科学研究的基本体验(实验设计、合作体验等)。

3.充分发挥学生的力量。能动性学习虽然需要老师对于课程的掌控和设计,但是毕竟中心还是学生,不然学生就只是被操纵的木偶,表面在“动”,离了老师却什么都做不了。在ALESS的课程中,通过提交报告、同伴评议、实验等形式让学生参与,真正把主动权交给学生,让学生从做中学。在课外的支援体制中,又利用了稍有经验的研究生来支持。在充分发挥各层级学生的力量的同时,也有利于减轻老师的负担。(文/蒋妍)

责编:臧梦雅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